|中国有限公司

“这四年,我几乎全是在医院中度过的,害怕吃喝东西,一直吊营养液,花钱多不说,关键人吃不消,好几次误吸,差点抢救不过来

“这四年,我几乎全是在医院中度过的,害怕吃喝东西,一直吊营养液,花钱多不说,关键人吃不消,好几次误吸,差点抢救不过来
“这四年,我几乎全是在医院中度过的,害怕吃喝东西,一直吊营养液,花钱多不说,关键人吃不消,好几次误吸,差点抢救不过来。”金先生说,2018年,他罹患食管癌,实施了食管癌根治术和空肠造瘘术,术后,他的食管与支气管紧贴的位置双双出现了小瘘口,只要吃东西、喝水,食物和水就会流到支气管中,出现严重的呛咳,导致他反复出现发热、肺部感染、呼吸困难等症状。今年6月初,金先生再一次治疗失败,躺在病床上休养时,他的妻子童大姐刷着手机,无意间看到了一条关于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上海长海医院)成功救治一名食道瘘患者的新闻。“我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赶紧给爱人看,我们就尽快转院到长海治疗。”童大姐说。6月18日,金先生转入长海医院呼吸内科,科室主任董宇超、副主任黄海东详细了解了他的病情病史,决定先利用支气管镜探查瘘口位置和大小。“根据现行的医疗规范,金先生的术后气道食管瘘治疗,首选外科治疗,确定瘘口位置和大小很重要。”董宇超介绍,医生认为金先生有手术指征,但他体质偏瘦弱,术前要加强营养。在加强营养期间,意外又一次发生,金先生发生严重误吸,引发重症吸入性肺炎,无法实施手术。金先生的术后的气道食管瘘不同于恶性肿瘤,是一种良性疾病,但四年时间里,他已在多家医院尝试了包括局部封堵器封堵、食道支架封堵和消化内镜吻合夹等多种方法进行治疗,均告失败。不能看着患者在痛苦中煎熬,外科手术做不了,内科要想办法解决。黄海东根据以往相关病例救治经验,与消化内科、心内科、麻醉科的医护人员组成联合救治小组,多次讨论研究治疗方案,最后确定了“三镜四联”的整体手术方案。这里的“三镜”指的是呼吸软镜(即电子支气管镜)、胃镜、硬质支气管镜,“四联”指的是呼吸、消化、心内、麻醉四个学科联合。支气管瘘口部位罕见,位置高、角度刁、瘘口大,封堵器从气道侧释放,需要通过180°大拐弯和多级细小的支气管才能到达瘘口,这么大的角度,国际上还没有公开报道病例。另外,手术操作需占用患者赖以通气且空间狭小的呼吸道,各学科专家需要精心策划,密切配合,快速转换,才能保证患者正常呼吸。7月14日,长海医院呼吸内科气管镜中心手术室里,这台手术开始进行。患者静脉镇静镇痛后,呼吸内科教授黄海东应用呼吸软镜,迅速清理呼吸道分泌物和反流物,并将封堵球囊置入与瘘口直接相通的支气管,防止麻醉过程中肺部持续漏气和消化道反流物进入肺内;接着,消化内科教授施新岗用胃镜取出原来治疗时置入消化道的食道支架和胃管,探查和清理食道侧的瘘口,并使用氩气刀局部喷洒瘘口周围,以刺激新鲜肉芽组织形成,利于瘘口长期封堵;全麻和肌肉松弛药物诱导完成后,黄海东迅速置入硬质支气管镜,建立通道,心内科教授张必利成功释放封堵器。麻醉科教授杨宇光全程密切关注患者生命体征,根据内镜封堵进程及时转换麻醉方式及气体通道,术中全程患者各项生命体征平稳。最后,采用可弯曲支气管镜和胃镜分别在气道和消化道两侧检查瘘口完全封堵,位置良好,手术成功。这还只是整个治疗成功的一半,后续的治疗更为关键。呼吸科ICU严密观察,2小时后成功拔除支气管插管。“4年了,我的呼吸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以前我吸气就像吸进了无底洞,永远都吸不满、吸不到底,现在好了,我终于可以轻松呼吸了!”患者拔管后激动地对医生说。术后一个月,金先生进行了复查,封堵器在位封堵良好,无并发症。同时,营养科制定了经空肠管鼻饲流质饮食辅助静脉营养的方案,他转入全科医学中心进一步支持治疗。过了一个月,金先生体重增加了1.5千克,体力由手术前的只能卧床吸氧到6分钟可以步行450米。8月16日,多学科会诊后,决定逐步过渡到经口进食辅助空肠管鼻饲饮食。“我已经4年不敢吃东西了,吃东西的感觉真好!”金先生不停感谢联合治疗小组的医护人员。在随后的10天中,他经口进食水无呛咳、发热、呼吸困难,8月27日顺利出院回家。